公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本书的出版或许足以为荒乱的生命划上一个顿号。这个存活了四年的博客之使命亦将就此中结。从即日起,停止更新。若有兴趣继续关注,烦请点击: http://yuge1982.blog.tianya.cn[1] 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yuge1982&idWriter=0&Key=0[2]
数目化管理的政治困境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供网易评论专稿,转载请注明) 数目化管理的政治困境 2月25日,长春市公安局开大会,作出了一项令人悲欣交集的决策:等到2008年末,要在其内部抓一些反面典型,诸如执法水平不高、纪律作风松散等,抓到后,先集中办班学习,学习不合格者将取消其执法权——新闻到此都是正面的,这总比抓那些“艳照门”淫秽图片传播者有意义多了,不过,接下来有一转——抓典型还得确定比例:长春市公安局有1万余名民警,按照1%的比例来抓反面,就是说,年终将有100名民警进入学习班。如果让民众来投票决定,长春市公安局肯定不止100名反面执法人员需要学习反思,1%的比例可能还小了点。但我要讨论的不是比例大小的问题,而是定比例这种做法。看这条新闻,我首先想起1957年的划右派运动,从中央到地方,从上级机关到下属部门,全部实行摊派
重审许霆案该如何打破僵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重审许霆案该如何打破僵局? 近十年来,可曾有哪个被告只是一介平民的案件,刚一出炉,就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热议,众声喧哗的民意汇成了一场政法生活的狂欢?尽管发言之出发点与意见不一,有人认为许霆无罪,有人认为他有罪;有人认为此案属于民事,有人认为属于刑事;有人认为应该判重刑,有人认为应该轻判,但关怀的真挚与强烈却不容质疑。譬如2月2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重审许霆案,当地媒体的门槛几乎被打探此案最新消息的热心民众踩破(见2月23日《新快报》相关报道)。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盛况?也许其中最大的原由,正如评论家所言:我们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许霆,就像在2003年那个危机四伏的春天,我们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孙志刚一样。作为政法符号,许霆和孙志刚确实代表了转型中国的大多数无权者。换言之,他
艳照门:用民意对抗恶法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艳照门:用民意对抗恶法 藉北京市公安局之力,“艳照门”事件有了个升级版,司法功能被开启。据人民网2月20日报道,北京市公安局首次明确表态:向朋友赠阅“艳照门”图片系违法,如果是通过网络打包传播,且数量在200张以上,赠予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因传播这些图片,百度日前被点名批评。警方的说法和做法有何不妥?对照法条和事件本身,确实挑不出一星瑕疵。它所依据的是中国《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第三条:不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
铁腕仇和的三重困境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仇和的三重困境 从江苏宿迁到云南昆明,纵横数千公里,仇和的施政方法并没有因地制宜,他的打破常规、敢想敢做、只求目的不问手段的铁腕政策一如既往张扬凌厉。在宿迁,他曾命一些犯罪分子上电视做公开忏悔,引发了极大的非议。这一回,被赶上架的对象变了。据报道,2月14日,云南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仇和在讲话之时提出新要求:各县(市)区、各部门“一把手”,要在新闻媒体上公开亮相,作出公开承诺,并将姓名和联系方式一并公布,接受群众监督;副处级以上干部,要公布姓名、职务、分工、工作电话,制作《市情手册》摆在书店出售……这条新闻的发布几乎激起满堂喝彩。没有人追问仇和以政治报告的形式作出此决策是否合理与合法,更没有人追问这样做是否侵犯了某些官员的隐私权。一个“推进公开行政”、“建设民主政
好了,过年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明天回家过年。临行之前给几位兄弟打电话。昆明的天气好得令人嫉妒,广州依然喧嚣,北方好象未曾降雪,宁波倒是下了,而且结冻,横在街道,疙疙瘩瘩,像义士的块垒,脏得要命,好在有太阳,让人的灵魂微微温暖。却也仅有一丝暖色,仿佛美人的青丝拂过青年充满情欲的脸庞,转身远去如西天的云烟。这是个写实主义的冬季,触手可及的灾难无法诗化,真相惨不忍睹。去年此时,歌唱者选择了缄默。而今年,只有两个选项:束缚自己的良心,还是背叛思想的血统?好了,过年了,你将拥有七天的空白时光。此前彼后,管它呢,诗人说,并无必要……“那些被风吹落的果子,那些阳光燃红的鱼群,撞在额头上的众鸟,足够我们一生。” 卢小东摄
當人大代表的資格成爲阻礙司法公正的絆腳石 前兩天,廣東省開兩會,一位全國人大代表發言,直斥當地司法系統弊病重重,而某一位省人大代表當即表示反對:“這話只有全國人大代表可以說,省人大代表不能說。我們都聽不見。”——能與不能,泄露了這位代表的功利心態。由此引發輿論界熱議如潮,並非偶然,而具備制度批判的普遍意義。不過我認爲,一方面,該代表對現行權力的恐懼和退避確實值得人們警醒;另一方面,法律政策規定的人大代表言論免責,是否落到實處?對人大代表的保護還有多少漏洞亟待修複?畢竟,現實當中,某些敢于直言的代表事後被當權者追殺報複的慘劇,就像礦難屢禁不止——這不是人力,而是制度的缺憾。剛爲人大代表說完好話,就看到這樣的負面新聞:內蒙古自治區一起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案,由于涉
人大代表为什么会恐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人大代表为什么会恐惧? 据报道,1月23日上午,广东省两会期间,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李永忠在分组讨论审议两院(法院、检察院)报告之时,直言司法系统存在一些问题,如某些地方检察院收取行贿人的保释金而并不退还,甚至演变成一种创收行为等。其间,他的发言屡次被打断。吊诡的是,打断者并非遭批评的对象,而是与他一样具有批评权的省人大代表们。如其中一位梁姓代表对李的尖锐发言表态:“这话可是你说的,不代表我们的意见。”“这话只有全国人大代表可以说,省人大代表不能说。我们都听不见。”“不要把我写上,我没有这个意见。”最终他竟将意见付诸行动:直接走出会场。尽管李永忠不断强调,人大代表在会议期间的发言可以免责,不受追究,但对这位一直持反对意见的代表而言,犹如对牛弹琴。该代表若真不认
就所谓“杨帆门”说两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没有逃课自由的大学不是一座好大学 “杨帆门”刚爆发,我就预言,这个事有两点发展方向值得注意,一是左右之争,二是学生运动。至今,前一点已然蔚为壮观……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与学生大动干戈之事件,在传媒和评论家的强势介入之下,近些天来愈演愈烈,大有酿成风暴的势头。诸如论者之一,同为中国政法教师的萧瀚,据说与杨帆产生了“不共戴天的公仇”(来自教师伦理之仇),愤然向校方递交辞呈。在国朝政治思想界,这两位知名人士,杨为左派,萧为右派,所以此事件已经被某些人定性为“左右之争”。与去年的《读书》风波之发展路线十分类似,这一因教师打人而起的教育冲突,渐渐演化至派系凛然、黑白分明的政治争论,真让人怀疑时代的火车头是不是倒退了四十年。窃以为“杨帆门”所引发的值得严肃对待的真问题
城管制度存废之关键是什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城管制度存废之关键是什么? 公民魏文华的非正常死亡,再次使劣迹斑斑的城管制度成为众矢之的。数十名参与群殴魏文华的城管人员,不过是制度之恶一个微弱的缩影,藉此事件,我们可以发觉制度之变迁的一个趋向:从殴打小商小贩等管制者,到殴打魏文华这类用手机拍摄城管粗暴执法之场面的监督者,接下来的受害者会是谁呢?在城管制度的对立面,被管制对象或者默默忍受,以至像魏文华这样高呼“投降”仍然被活活打死;或者,忍无可忍的崔英杰拔刀而起,以恶抗恶,怒杀北京城管海淀分队副队长李志强,最终被法院判处死缓。我们悲哀地发现,如果置身其中,可供选择的路径是多么狭隘,而且结果都接近悲剧。当然,无可否认,李志强同样是城管制度之恶的陪葬品。李志强之后,每一个城管人员在执行公务之时都会忐忑不安,都需

我是羽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