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下午读了两首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赵柏田:小燕

 

 

如果死者会开口说话,我们可以提前安排日后的遭逢:

飞机场,电影院,银行门口,城市广场,图书馆,购物超市。

怎样的安排,都不会是这个废弃的火车站:

一个庞大的货物堆场和情感遗址。

空旷的候车广场,一束灯光打着一只被丢弃的黑包。

突然出现那么多人,就像身前身后长出的青草。

 

让我描绘你,小燕,在这废弃的火车站旁的一家发廊里。

你坐在镜前的升降椅上,乌黑的头发像水蛇缠绕在理发师手上。

你发现了镜中的我,看着我笑,就好像我一直在镜中。

盘起的发,把我熟悉的脸变圆了,且大了一圈。

我心痛的,是你眼中的空洞。

 

我记得你左乳的黑痣,下巴右侧一块人字形的疤痕

那是你五岁那年,在江边旧居的庭前空地上追赶

一只蜜蜂,摔进了乱石丛中。

我还记得15-18岁的你,一次次吃力的追赶:

糟糕的代数,总也到不了终点的女生长跑项目(800米?1500米?)

一个智力平庸的女孩(你别不高兴)开花的年龄里混沌的美艳,

你奔跑时跳动的乳-房总是悬挂在我自渎的夜晚。

 

很快地,这追逐成了一场场绝望的奔逃,

逃离春天的花粉,逃离真真假假的爱情,

逃离职业:从幼儿园教师,到电台播音员,

到宣传部文员,直到逃入,一间带阁楼的房子,

煲养生粥,把午睡当药,晚餐后半小时弹奏一支海顿的练习曲。

你的丈夫——我见过他——一个外科医生,

爱穿黑色西装,手有些凉。一个性无能者。

你身上的血液把你同人群隔离,你想这就是命运,

但没有人知道,你暗夜里的潮湿与忧伤。

 

一个白色裙子的女子坐在玻璃门背后抽烟,

另一个女孩,涂红的脚趾,勾着一只粉色凉鞋。

火车站广场露天烧烤的气味在空气中游动。

这一切我都是从镜中所见。——你终于从镜中转向了我,小燕。

可是你的名字,小燕,你的名字,却像一只塞住我喉咙的软木塞。

 

我感觉它在我体内一点点上浮,从心口,到喉咙,到舌尖,

每一处轻微的移动,都是灼烧般的痛!

从北京到上海——总是晚上十一点后的航班——

从内陆城市到海边的小镇,如果我不用力喊出你,

这夜晚于我有什么意义,这废弃的火车站有什么意义?

 

那个我早想给你的房间(晚了整整十年了),

白色窗帘外,是雨中的花园。

“别开窗,你只须看积满水汽的窗玻璃上流动的花的颜色。”

不知你有没有听懂我的话,只是像一条冬眠的蛇,向我的怀里钻。

你变得那么小,那么小。

臀部中间突起的尾趾骨节,就像我现在的女友。

 

2006422

 

 

商略:南方书简(节选)

 

 

1

 

很多年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叙述

漫无边际的平原,在微风中渐渐倾斜

窗玻璃外,视野开阔

一个整下午,偶尔有鸟叫,鸟飞过

云朵在玻璃上颤抖着

擦亮了小半个天空

 

很多年了,我想告诉你

我在南方的小小状况

那是在纸片之上构建起的另一片居所

同样的河流、沼泽

和被浓密的绿,覆盖的丘陵和平原

同样生活着的人民

 

这样告诉你,并非为了炫耀

而仅仅是向你说明我的愿望:

美好的事物和纯净的心灵

在我写下的这一刻,还未消失殆尽

 

2

 

或许所有的回忆都是从故园黄昏的那一刻开始的

蝉子一声声,拉动着落日和流水

赤着脚在河岸上走

两边是成片的垂柳和桑树

 

寂静的村道上很少有人经过

我站下来,在茅草间看到

远处低矮的村落,树阴下小禽游走

在永恒的光影之间

 

在这一瞬间,故园如此安逸,南方如此安逸

在我的内心长久驻留着

轻淡的快乐,几乎可遮掩未来时间中

所有的生死和悲喜

……

<< 城管制度存废之关键是什么? / 文体出于治学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我是羽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