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當人大代表的資格成爲阻礙司法公正的絆腳石

 

 

前兩天,廣東省開兩會,一位全國人大代表發言,直斥當地司法系統弊病重重,而某一位省人大代表當即表示反對:“這話只有全國人大代表可以說,省人大代表不能說。我們都聽不見。”——能與不能,泄露了這位代表的功利心態。由此引發輿論界熱議如潮,並非偶然,而具備制度批判的普遍意義。不過我認爲,一方面,該代表對現行權力的恐懼和退避確實值得人們警醒;另一方面,法律政策規定的人大代表言論免責,是否落到實處?對人大代表的保護還有多少漏洞亟待修複?畢竟,現實當中,某些敢于直言的代表事後被當權者追殺報複的慘劇,就像礦難屢禁不止——這不是人力,而是制度的缺憾。

剛爲人大代表說完好話,就看到這樣的負面新聞:內蒙古自治區一起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案,由于涉案者之一郝續寬是十屆全國人大代表,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對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必須經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許可,20071月,自治區公安廳就向檢察院報捕,可直至是年9月仍無結果。檢察院批准逮捕了身爲白丁的會計史茂軍,而對郝續寬一直在審查批捕之中。它們樹起的擋箭牌很堅固:“根據司法實踐,需對涉嫌犯罪的全國人大代表采取逮捕措施的,通常先由選區罷免其全國人大代表資格。請自治區檢察院與自治區有關方面聯系,依法辦理相關手續。”(見《中國經濟時報》123日報道)

公安廳只能翻白眼,因爲檢察院的做法無可非議,它們只是依法行事。而問題恰恰出在這個“法”上——是否進入司法程序,必須過該人大代表所隸屬選區的人大常委會這一關,這便爲行政暗箱操作留了後手。用行話說,此法有些惡法的味道。但惡法亦法,遵守就得承擔惡果,不遵守則有違程序正義。兩難之間的公安廳該如何抉擇?

這類難題不乏先例。不必說國家級,連一個市級人大代表都可以依仗這種顯耀的身份橫行無忌。如與郝續寬一案類似,河南省新鄭市人大代表張一涉嫌職務侵占侵吞數千萬財産,證據確鑿,警方立案偵查並准備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但幾個月過去,警方先後兩次遞交了提請報告,新鄭人大卻未正面許可。

更惡劣者如名震一時的東北黑老大劉湧,他曾就頭頂的沈陽市人大代表之頭銜坦露心聲:“我想當人大代表,是爲了有政治生命,提高政治地位,當了人大代表公安部門都不敢亂抓。”

舉證至此,我們可以說:人大代表的資格,已經成爲部分非法分子的保護傘,已經成爲阻礙司法公正(法律面前還人人平等嗎?司法公正猶如一座防洪堤壩,豁免權越多,漏洞就越多)的絆腳石。然而,對此結論,仍有必要追問,爲什麽會如此?

《憲法》和《代表法》對人大代表特殊保護權的賦予,意圖是爲保衛人大代表免受被他們揭穿和批評的黑惡勢力的打擊迫害。據說這是出于對西方議員制度的模仿。(日本憲法更有過之:“除法律規定外,兩院議員不受逮捕,開會前被捕的議員,如其所屬議院提出要求,必須在開會期間予以釋放。”)但立法者明顯忽略了一個問題:當人大代表自身淪爲黑惡勢力,這條法令豈非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裏隱藏著更深層的問題,竊以爲是立法者對人大代表的過度信任,認爲他們永無可能蛻化爲違法者(話說回來:人大本身不正是立法機關?此即“致命的自負”)。進而言之,還有對人大代表的過度重視,相對的法律豁免權依然是一種特權,特權必爲特定群體、特定目的而設。這正基于此前我的一個立論:人大代表在中國,不像民,更像官(調查一下各級人大代表的身份職業就可窺一斑),盡管從名義上講,它是選民之代表,實質上卻是肉食者之爪牙。

更根本的問題,在于中國人大代表制度的權力運行路線。無可否認,它的源頭是好的,作爲公意的表達渠道和合議機構,祈望反映大多數民衆的心意;可在隨後的發展壯大過程當中,受到現代威權化官僚機制和一黨專政倫理的壓榨和同化,被迫扭曲了形狀,本來是方的,如今卻變作圓的,本來是自下而上生長,如今卻被人從中插上了一刀,枝節橫生,倒有些接近龔自珍筆下的病梅。

龔自珍治療病梅,首先是“縱之順之,毀其盆,悉埋于地,解其棕縛”,而我們是否該相應廢除人大代表的這項特權?這似乎有點危言聳聽。不妨權衡利弊:廢除了,會怎樣?不廢除,又會怎樣?返觀現狀,倘若廢除,人大代表所需承擔的風險可能要增加,卻也僅僅是可能而已;然予以保留,設置此權的既定目的已經被歪曲,與現實摩擦而生的弊端亦呈現無遺,且漸有彌散之勢。一爲未然,一爲已然,兩害相逢,似當取其輕。

但事情並不像“解其棕縛”那麽簡單。廢除了這項特權,卻難保其替代物不會衍生,而且可能更具惡性,畢竟,立法的權柄掌握在人大手中。治本之策,在于完善人大代表選舉制度,回歸源頭活水,真正實現憲法規定的普選權和自治權,以自治爲基礎,以普選爲方式,縣一級以下實行直選,以上實行代議制,代表不得擔任行政職務,只對選民負責。要相信群衆的眼睛無比雪亮,他們不會主動選一個黑惡勢力作爲民意的麥克風。而對代表者的保護,更不需要特殊化,只要法律防範和修正系統足夠強健,代表者作爲主盤,何懼病毒?

更何況,只要人大代表真正出之于民意,哪有什麽“保護傘”,能比十三億民心更好更強大?

龔自珍的另一條藥方是“以五年爲期”,可我們的心卻耐不住饑渴: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128日《新快報》

<< 好了,过年了…… / 人大代表为什么会恐惧?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我是羽戈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